关灯
护眼
      姒穆清平静的声音被法则录刻,他开始讲述神仙之境,从这里开始,就不在是他的感悟,他只是在复述自己记忆中的那一场论道。

  “神仙者,炼形化炁,胎仙自化,阳神已成,脱质升举。即运用大周天之火候,以炁合神,神炁为一,心无生灭,息无出入。重浊之形,化为轻清之炁;纯阳之体,尽为神通万化。”

  “天仙者,功成于三乘之中,迹超乎三乘之外。神光普照,化身万千;一得永得,一证永证,神通恢阔,法力无边。于天地有大功,于今古有大行,故,不为法拘,不为道泥。”

  道音弥纶天地,广布六合乾坤,这一场讲道持续了整整六个月之久。

  待最后一朵元气莲花散去,道音逝去,众人默默一鞠躬,以感教化之恩。

  “看不清了。”融念冰喃喃自语,他隐隐感觉到那个年轻人的修为之莫测,恐怕需要上一代的神王们才能真正看出。

  融念冰眉头紧皱,刚刚道音逝去后,哪怕是姒穆清的亲近之人都没有留下请教,可是他却主动将徐天然留了下来,这不得不让他心中担忧,唯一让他释然的就是姒穆清此事做得坦坦荡荡,毫无遮掩,应该并无杀人的心思。

  ……

  道门天柱峰三清殿中,姒穆清和徐天然相对而坐,气氛显得沉闷抑郁。

  “陛下,这是我第一次真身见您吧,许久未见了,可惜上次陛下忙于争夺皇位,不然我们也可以见一面。”

  徐天然眉毛忍不住抖了抖,皇室自相残杀从不罕见,但被明明白白摆出来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,帝皇为天下表率。

  “朕对道尊亦是闻名已久,却没有想到,道尊亦曾在帝国任职,既如此,道尊不若加入我国,朕以国师之位相待,与你共掌这天下如何?”

  两个人语气温和,绵里藏针,针锋相对。

  “共掌天下,陛下这是用鬼话来哄鬼呢!”姒穆清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“朕说得是真心话。”

  徐天然眸子清澈,言语恳切,笑容温和明朗。

  “是真心话,只要你没有把握做到杀了我,你就会做到你口中的一切。”

  姒穆清眸子低垂,他不怀疑徐天然能否做到他口中的一切。

  “难不成堂堂道尊还会还会在乎我一介凡人的谋算。”徐天然露出几分戏谑之色。

  “太麻烦,我的心思在求道,勾心斗角,阴谋诡计将一分心力挪移到这上面,我都嫌多,何况,我们的矛盾不在陛下你吗?”

  “陛下你能放弃手中的权力吗?”姒穆清一言直指核心,自古帝王多疑,放不下手中的权柄,又岂能允许一个超然物外的道人。

  “我不需要一个可以永远坐在帝位上,牢牢把控权力的不死帝王。”

  “若是如此,人的国度、人的文明不过是不死帝王手中把玩的手把件。”

  “人啊,薪火相传,流水不腐,众志成城,累土成山。”炎黄天下到底是刻在了他的骨子里,纵使岁月悠悠,也未曾洗去。

  “一统天下者,当是开启新时代的人,而不是要把众生牢牢握在掌心的人。”

  徐天然的脸色凝固了,他能放弃手中的权柄吗?不能。无需自问,徐天然就知道自己的选择,如果长生和帝位只能选择一个,那么他一定会选择帝位,但如果可能两者他都不会放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