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大夫,快来瞧瞧,这葫芦里下的是什么药?

    冯夫子刚才喝了一口,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宁芃芃懒得搭理注定没好下场的钟德轩,急忙喊人来给冯旭看看。

    万一那姓钟的,下的是毒药给咋整?

    镇上的大夫被急匆匆的拉来,原本还在生气呢!

    不过,听到有人可能中毒,顿时脸色一怔,急忙上前,拉着冯旭的手腕开始搭脉。

    冯旭看到这大夫动作麻熘的模样,顿时脸上闪过一抹心虚的表情来。

    毕竟,刚才那一口看似喝了的酒,其实他一口都没喝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我那酒没喝。”

    冯旭满脸尴尬的说道。

    钟德轩听到这话,目眦欲裂,这厮刚才居然在骗他?

    宁芃芃却是嘴角抽了抽,没想到,看似老实的人,居然演技这般精湛?

    不过,没喝也好,万一这葫芦里下的是毒药,她到哪去陪个女婿给陈夫子!

    钟德轩却是被那些官差拖下去时,嘴里高喊着,你骗我!

    冯旭和宁芃芃听了,同时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冯旭是个负心汉呢!

    “你没有话想问他的吗?”

    宁芃芃看到人被拖走后,冯旭连个眼风都没有给到钟德轩时,忍不住好奇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冯旭摇了摇头,然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如同之前宁老夫人您所说的那样,像他这种人,即便是害了我,也会想出各种我该死的理由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一次他不只是让我科举无法考,而是直接想要我的命!

    这样的人,跟他多说一句话,那都是在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宁芃芃瞅了他一眼,见他脸色平静,便知道他说的是心里话。

    “行了,回吧!

    估计你那老丈人,现在急的在家里团团转了。”

    毕竟钟德轩不是村子里的人,不会清楚大槐树村里来了什么人。

    可身为大槐树村的村民们,只要村子里有一丁点的风吹草动,他们都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宁老太带着一帮衙差躲在自家院子里,村子里的人也都知道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被里正再三叮嘱,不允许传出去,这才强忍着没问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可刚才,宁芃芃带着衙差来抓人时,也跟陈夫子说清楚了原委。

    陈夫子激动之余,又担心自家的毛脚女婿出事。

    现在等到宁芃芃和冯旭一同回来,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而陪着陈夫子的陈惠兰,也是同样红着眼睛,明显刚才是哭过了!

    看到哭过的陈惠兰,原本还一脸平静的冯旭,连忙上前几步,慌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兰娘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宁芃芃啧了一声,这酸臭味,实在是让人无法直视。

    她和陈夫子对视了一眼,宁芃芃表示,自己得先开熘,不当电灯泡了!

    留下陈夫子一个人,只能尴尬的咳嗽了一下,终于把两个缠绵悱恻对视的小两口给惊醒了。

    冯旭和陈惠兰的脸,刷的一下变成了红苹果。

    “爹……!”

    还是陈惠兰,瞪了站在一旁的陈夫子一眼。

    就这一眼,陈夫子捂着心口,如同刀绞一般难受。

    没想到,自己的宝贝女儿,居然为了这么一个野男人对自己这个亲爹瞪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