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萧榛用手背给自个儿羞红的脸降着温道:“许是热的,皇姐,您去找宝凝吧,我去找何宇去。”

说罢,萧榛去了何宇的院落里。

萧榛见着何宇拿着书籍看着,便抽去他手中的书籍道:“天都已暗了,就莫要看书了。”

何宇淡淡扫了一眼萧榛道:“你可别来烦我,我还要考取功名呢!”

萧榛将手搭在了何宇的肩上道:“我有一事想要问问你。”

何宇问道:“何事?”

萧榛有些难以启齿,却又觉得何宇是他最好的兄弟,此事若是去问旁人倒不如问何宇。

萧榛思索再三问道:“你第一次亲我皇姐是什么时候?”

何宇嫌弃道:“你打听此事作甚?”

萧榛害羞着:“我与宝凝都快要成亲了,我们之间还只是拉拉小手而已,我想做比拉小手更过分些的事,譬如说亲个脸……”

何宇刚喝的一口茶差点呛住,“萧榛,你怎么会觉得我会帮你主意去糟蹋我姐姐呢?”

萧榛道:“用得着糟蹋这么难听的两个字吗?你好歹也是我姐夫。”

何宇听着姐夫两字瞬间飘飘然起来,道:“你直接亲下去不就行了?”

“这会不会太孟浪了些?”萧榛小声问道,“会不会惹着宝凝不喜?”

何宇道:“我姐姐的性子就算不喜,也不会表露出来的。”

萧榛急了:“这可不行,我不能轻贱了她。”

何宇便道:“那你就等着成亲时好了,离你成亲也无几日了。”

萧榛:“这声姐夫你可不能让我白叫了,你当时头一次亲我皇姐是怎样的?告诉我让我学学!”

何宇咳嗽了两声,他头一次亲萧宁乐时乃是少儿不宜的,岂能告诉给萧榛?

何宇便随意编撰道:“我们第一次是登上了西子湖畔的山峰,在夕阳映照美景如画下,情到深处自然而然就亲上了。

你不如趁着秋高气爽带着我姐姐去爬山,到了山顶时望着夕阳,美景之下,情不自禁,也不算孟浪了。”

萧榛想了想,洛阳最高的山非老君山莫属了,可是去老君山三日都不够,倒不如在附近找一座山峰带着何宝凝去爬也好。

藏珠院之中。

何宝凝听萧宁乐说要给她办宴会,心中惶恐,面上甚是感激道:“多谢殿下。”

萧宁乐朝着何宝凝一笑道:“你别这么见外叫我殿下了,我们都快成一家人了,你叫我一声皇姐就是了。”

何宝凝低声道:“是,皇姐。”

萧宁乐道:“我已命尚宫局给你制作了一套宫装,你自个儿也去上林街上瞧瞧看看有没有时兴的成衣,喜欢就买下,账都记在璟王府就是了。”

何宝凝应道:“好,多谢皇姐了。”

萧宁乐怕冷,在何宝凝房中越来越冷,便道:“你房中怎么都没有炭火的?”

何宝凝已方才对萧榛用过喘症的借口,说与萧宁乐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