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「师父早啊。」

    闻人仙上前挡住水淼淼看向潋滟医的视线,陈述着他一切行动皆有理有据,「不早了,你睡了一天一夜。」

    「啊?」水淼淼先是震惊,后是紧张的一把抓上闻人仙的手,「那师父你是不是已经好了。」

    无视我,还牵小手,被绑柱子上的潋滟医破口大骂道,「喂!老子是医修,不是神医更不是神,老子被绑着啊绑了一天一夜啊老子医谁去啊!快给老子放开!不然老子毒死你们!」

    水淼淼探出头看着潋滟医,吐着舌头,「谁叫你偷袭我的。」

    事情已经很明朗了,她睡着了睡了一天一夜,叫不醒的那种,于是闻人仙就绑了潋滟医,若水淼淼在不醒,他就打算给潋滟医换个发型了。

    「谁叫你丫的睡的跟个死猪一般的!正常人按了那处穴位顶天睡三个时辰,你是有多久没睡了,他是虐待你了吗!」潋滟医依旧在不知死活的咆哮着。

    水淼淼抽出腰间怀归日,她打算给潋滟医刷个牙,能不能闭上嘴,闻人仙脸色黑的已经快能滴出墨了啊!

    闻人仙拉住水淼淼不说话,就是认真的看着。

    水淼淼急忙做解释,「我每日都睡,睡到日上三竿,师父你不也都知道,有好几次早餐都是你做的。」

    「哼。」潋滟医被绑在柱子上依旧是一脸的高傲不屑,「噩梦缠身半夜惊醒,这玩意叫睡眠,我反正没学过。」

    「你就不能闭嘴吗!」水淼淼甩开闻人仙的手,提着剑大步向前,凶神恶煞的模样,让满不在乎的潋滟医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惊慌了起来。

    「我靠!你不是要来真的吧!女孩子家家能不能文雅点打打杀杀做什么,喂喂喂!我要出什么事了你师父要给我陪葬的,哇啊啊!」

    在尖叫声中,水淼淼挥刀砍断了绑着潋滟医的绳子,顺便挑剑打飞了那被磨的锋利无比的菜刀,怕一不小心掉下来,砸到些什么。

    一获得自由,潋滟医立刻远离了柱子顺着自己的气。

    「我一直觉得我可以得一座金鸡奖的。」水淼淼自娱自乐着,怀归日重新系到腰间冒充装饰品。

    水淼淼笑的像是位礼仪小姐,标准的八颗牙,走到潋滟医身前礼貌的询问着,「早啊,潋滟医,要吃点什么吗?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治疗呢?」

    「哈哈哈。」潋滟医不可思议的笑着,视线在水淼淼和闻人仙身上来回扫过,「他殴打我还绑我而你恐吓,我现在很不舒服,我不想看了。」

    水淼淼笑容越来越大,逐渐向着狰狞发展,「可你收了钱,五倍的价格我只希望你能医治我师父怎么想都是划算,再者,在你愿意医治我师父的前提下,你可随时在提额外的要求,我诚意十足。」

    「谁稀罕,我就是不想」

    「呵呵呵。」水淼淼发出渗人的笑声,「望潋滟医三思,这是荒郊野外寥无人烟,我们可以把你分了安斤卖哟。」

    潋滟医抱住双臂,艳阳天里却感觉寒气阵阵。

    但水淼淼依旧在笑,她已经快被闻人仙的事弄疯了,谁也不要来挑战她那所剩无几的耐心。

    「我饿了,早餐吃什么?」识时务者为俊杰,潋滟医立马改口,他也没真想甩手就走,就是逗淼淼玩,但他也知道开玩笑是有底线的。

    至于闻人仙绑他的仇,潋滟医却是没有记这个的,本就是他的错,就当是反省了,师父死后,已经很少有人能提醒他了。

    在没有确认淼淼身体情况下,贸然使用他以为正确但实则错误的不能在错误的方式,以至于他都没有把握淼淼多久能醒,这不是个该发生在医修手下的事。

    「啊,对了。」潋滟医又恢复了大爷样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