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金丹既成,玄音剑诀威力暴增,戚泽随手一剑,觑破对手剑光破绽,将之破去。本该再发一剑,将其斩杀,但此来玉家非是树敌,也就任其逃脱。

    那金丹散修逃命,余下众高手微微有些迟疑,便有一位玉家嫡系出身的炼罡修士喝道:「怕甚么!我等齐上,乱刀分尸!」率领众人鼓勇杀来。

    戚泽毫不在意,伸手一拍,便有一十二道剑光飞起,各自闪耀不同光华,正是玄音剑诀之中十二律音色所生,各有不同玄妙。之前戚泽功力不足,剑术不纯,成就金丹之后,终于能将十二律剑光一口气凝聚出来,用以对敌。

    十二律剑光光色依次变淡,犹如音律三分损益不断变化,十二道剑光围绕戚泽一旋,复又尽数激射而出!只听「哎呦!」「啊!」惨叫之声连连,漫天剑光之下,玉家一应高手尽数被打落尘埃!

    幸好戚泽不存杀心,不然这一剑过去,便可将玉家有名有姓的高手尽数斩杀!

    戚泽提声喝道:「五行宗掌教弟子戚泽,前来降服天魔,玉家上下不可妄动,否则格杀勿论!」其声滚滚如雷,传遍玉家。

    玉家家主与一众长老正自凝眉怒目,闻听此言,尽皆失色。一个长老叫道:「竟是五行宗掌教弟子前来?」

    另一长老道:「只怕是诓骗我等,未必是真!」

    第三个长老道:「那厮说降服天魔,岂不笑话,我玉家哪有天魔!」

    玉家家主乃是玉摩勒生父,忽然想起玉摩勒自从纯阳剑派回来,种种诡异行迹,心头一突,忖道:「莫不是玉摩勒?」

    戚泽喝罢,根本不理其他玉家高手,直接晃身来至玉摩勒修行的密室上空,喝道:「不死蚕魔,给我滚出来!」

    自将元身炼成化身,周身内外尽是玄音剑诀修为,戚泽行事又复变得激昂果决,毫不拖泥带水,喝一声:「罗海!」

    罗海和尚得令,立刻催动佛法神通,佛光向内中聚敛而来,无孔不入,一寸一寸的搜索虚空,要将不死蚕魔逼了出来。

    密室之中,玉摩勒突然惊醒,他的心智早被魔头操控,目露疯狂之色,将身一窜,已然飞上半空,大叫道:「五行宗又怎样!五行宗就能欺压良善么?爹!诸位长老,孩儿今日以死明志!」全身真气暴走,竟要舍身自杀!

    戚泽目光冰冷,有罗海这位法相级数在,哪里容得玉摩勒闹幺蛾子?果然罗海和尚略一运力,玉摩勒本已躁动的真气立时平息,接着双眼翻白,自空中跌落!

    玉家之人吓了一跳,立有两位高手抢出,将玉摩勒接住,免得其摔得吐血受伤。

    玉家之人群情激奋,尤其早被天魔魔念魔染之人,更是双目血红,就要冲上来与戚泽拼命。

    罗海忽然冷哼一声,道:「寻到了!」佛光一卷之下,一头域外天魔已从虚空之中被生生扯了出来。那魔头形似蚕虫,却生的狰狞无比,通体漆黑,腹皮柔软,却有无数黑毛倒刺,背插数十双羽翼,有毛翅、羽翅、骨翅等等,并无双目,头部只有一张口器,张口可见内中无数利齿,环轮如刀,正是不死蚕魔!

    那魔头也是郁闷,本就元气大伤,罗海更是法相级数,根本抵挡不得,终于被其揪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魔头挣扎之间,魔躯残破,只在虚实之间转化,却始终脱不开佛光束缚。对付域外天魔,佛门神通可比道门法术更为精妙,佛光漫卷,就要将之收入。

    不死蚕魔没了法子,只好狠命催动魔念,其下玉家之人登时失了神志,鼓噪杀来。

    戚泽冷哼一声,十二道剑光一圈一展之间,已将当先飞来的数人生生拍断了四肢,跌落尘埃。道门正宗的金丹真人出手,玉家就算是千年世家,也根本无可抵抗。

    众人见戚泽如此

    凶威,原本混乱的意识多了几分清明,但终究有人入魔已深,悍不畏死,舍身扑来,就要自爆真气。

    戚泽以五行宗弟子身份而来,自是不便动用佛法,罗海和尚见闹得不成样,用手一指,分出一道佛光,罩定数人,佛光有驱魔破邪之效,那些人果觉脑中一清,种种魔念自然消散,种种戾气亦已无踪。

    罗海和尚修为高深,见玉家上下只怕都被天魔魔染,只是程度不同,便再运使佛光,同时现了一尊金刚法相,玉家上空一尊威严佛门金刚法相现出,佛光普照,灭去一切魔念魔意。

    佛光所到之处,便有无形魔意化为飞灰,玉家上下这才恢复了清明,连入魔最深的玉摩勒都恢复了清醒,竟浑然不知自家曾被魔染。

    戚泽喝道:「这位乃是大菩提寺罗海大师,以佛法神通将诸位心头魔意化去,如今诸位可相信戚某之言了罢?」

    玉家家主挺身而出,拱手拜道:「戚真人与罗海大师神通盖世,玉家怎敢不信?玉某阖家老小都要谢过两位救拔之恩!还请两位受我等一拜!」当先拜了下去,玉家其他人亦是跪倒一片。

    戚泽道:「我不耐这些俗礼,既然魔头成擒,就此告辞!」

    玉家家主叫道:「两位何不在玉家盘桓几日,我等也要略表寸心!」

    戚泽道:「不必!」

    罗海和尚略一用力,已将那不死蚕魔收入佛光之中,接着带了戚泽飞走无踪。

    二人一去,玉家这才一片大哗,有那耆老喝道:「家中竟有天魔盘踞,若非五行宗与大菩提寺高手搭救,千年世家就要毁于一旦!此事家主须得给我等一个交代!」

    玉家家主头痛之极,那域外天魔摆明是玉摩勒招引进来,自是难辞其咎。玉摩勒心神恍惚,附身魔意虽解,但已元气大伤,精元亏损,提不起精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