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过了三个时辰,一行人出现在五楼,说是五楼,可是眼前所有的陈设跟一楼如出一辙。只不过大门口的位置并排有两道门。一行人中归不归已经不见了踪迹,而段天火的尸身此刻却诡异的完好如初走在众人之中,不过看头颅一副翩翩公子模样,段天火身高巨大,如此组合说不出的怪异。

    这自然是已经修复好的段天火的尸身,在归不归再三的要求下,余震图几人没有办法,将头颅做成这幅模样。

    几人到了五楼以后,邹玦此时背着手站在众人面前,看到段天火的尸身,忍不住说了一句:“手艺不错。”

    归不归哈哈大笑了几声,随后说道:“是吧,我在世的时候可没有这种身材,还有点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邹玦哼了一声,没继续这个话题,而是直接说道:“是打算好了吗?”

    归不归摇摇头说道:“打算自然打算好了,不过跟之前说的有些出入,他们这些人都要出去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‘归墟’之中像是打了一道厉闪,整个屋的光线都变得黑压压的,让人压抑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戏耍我不成!”邹玦说这话的时候把自己的气势完全压了下来,除了归不归以外,其他人几乎没办法直视邹玦。

    “晚辈自然不敢戏耍前辈,他们出去,我留下。怎么样,这笔买卖不亏吧。”原本那窒息的气势遇到归不归后,竟然春风化雨般化解了。

    邹玦听到这话,又打量了一下归不归,冷笑道:“你留下?你这已死之人,如今强占个肉身,我留你何用。”

    归不归见邹玦口风有些漏了,知道这事大概能成,急忙又说道:“前辈,话可不能这么说,有用没用,你心里清楚。而且我留下来,他们才能尽快将后来者送进来。这笔买卖您不吃亏。”

    邹玦听完竟没有再说话,暗自思量着什么。

    归不归此刻又说了一句话:“前辈难道对当年之事没有疑问吗?详情我也略知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没错,他们不但去了造化境,又回来了。而且还仿照造化境又制作出来一个。详细的事情接下来我可以慢慢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他们又制造出来一个造化境?”

    “对,怎么样老前辈,这笔买卖怎么算你都不亏吧。”

    邹玦一直盯着归不归,像是判断出他是否可信。过了良久他才点点头说道:“你知道留下来的后果,你不后悔?你如今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是无用之人,在外面和在这里还有什么分别。”归不归摇摇头

    见归不归已经下了决心,邹玦也没有继续把话说完,而是转头把门口的一道门打开,门口白光乍现,晃得人眼睛疼。但是邹玦却眼神不措的看着外面,面露向往之色。

    “走吧,尽快将下一任带回来,否则,我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!进来的法门你跟她们说了吗?”

    归不归点了点头:“这个自然是交代清楚了,前辈放心。说起来,这出口近在咫尺,前辈真的不好奇如今外面是什么情形吗?说不准会很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邹玦第一次用凶狠的眼神狠狠瞪了一眼归不归:“这种话以后你最好不要说,蛊惑我出去的人这千年来没有十个也有八个,他们的下场可是很惨的。”

    归不归耸了耸自己宽厚的肩膀,邹玦哼了一声走到了上皇面前,随后他体内闪出一朵金黄色的花朵,慢慢飞到邹玦的手中。邹玦如法炮制的也从苏小蝶体内抓出一朵,然后一股脑的全部塞到归不归体内。

    “段小子本身的禁止,随着他人魂离体已经消散了。说起来他这个长生的法子,真的挺特别的,不过终归不是自己的躯体,温养人魂的能力稍有不足。不说这个了,你身上如今有两道,这东西能让你感受归墟的任何角落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归墟的禁止,听说这东西来自前辈体内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的还真不少。但我若真想不开了,要出去走走,这东西拦不住我。”

    归不归哈哈笑了笑,并不接话,而是转头对着其他人说道:“诸位,请吧。”

    随后归不归和邹玦把位置让了出来。

    余震图几个人并不废话,拱手对着归不归说道:“告辞。”随后大踏步的朝着门外走去,白光闪过,余震图和道门五劫消失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杜杰看着归不归,心中不禁涌出百感滋味。归不归拍了拍杜杰的肩膀:“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。我这一生,弄丢了一个王潮,弄丢了一群朋友,到最后差点还把摘仙给弄丢。你不会做的比我还差。杜杰,岂能尽如人意,但求无愧我心。记住我的话,走吧。”

    杜杰慢慢咀嚼着归不归的话,然后郑重的点了点头,带着苏小蝶走进了门内。